台海新闻网

野蛮发展时代结束,2017年内资、外资药企该如何进与退

[编者按]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对医学分离的要求越来越高。在旧体制下,制药公司的优势正在逐渐消失,支付者的医疗保险也变得更加活跃。此外,2016年许多制药公司频繁裁员。一些人大声疾呼制药公司的黄金时代已经消失。 事实上,否则,药物是可以分离的,但两者不能作为药物的主要成分分离。传统渠道消失后,制药企业需要立足现实,理性进退,才能发展。

这篇文章转载于赵恒的《村官日记》。由十亿欧元编辑整理供行业参考。

在医疗改革日益深化的市场环境下,医药企业的发展面临着20年来最大的危机。 随着缴费人医疗保险在医疗改革中的日益主动,借助行政手段和日益增长的费用控制工具,可以通过对医疗行为的强有力监督来控制费用的增长。

由于中国医疗体系中特殊的环境,医疗被用来支持医生,以前的医疗改革主要是药物改革。由于医疗服务价格长期保持在较低水平,医疗机构的收入主要来自药品,这也从根本上扭曲了医疗服务体系,造成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小病大治,医疗资源的严重浪费 在此前提下,虽然根本改革是理顺医疗服务价格,改变扭曲的医疗服务价格,但这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长时间的调整。为了在短期内取得快速效果,药品流通和销售改革仍然是当务之急。

首先,从下游终端来看,医疗行为监管是主线 大型医院对医疗行为的监管日益加强,原有的灰色利益链受到越来越严格的控制。 在取消药品添加和执行将医院药品收入减少到30%以下的政策后,药品不再是(至少在表面上)公立医院的利润中心。 虽然,为了维持自己的收入,公立医院仍然通过各种手段逃避政策,如发展供应链业务、药房托管和自己设立零售药店。 然而,长期趋势已经确立。目前的趋势只能说保持了原来的增长,但不可能重现原来的高增长趋势。 此外,随着类似三明模式的超级监管机构的到来,对医院和医生医疗行为的监管将更加细化,这将进一步影响试点扩大的一些地区医药公司的传统销售模式。

其次,要以两票制为主线,在药品流通领域进行大规模改革。 两票制的主要目标是减少流通领域的企业数量和中间环节的数量,从而总体上降低流通成本和药品价格。 两票制对制药公司的主要影响是将原来的底价销售模式改为高价销售模式,销售成本和可能的灰色利润传递都是以出厂价计算的。制药公司的合规性和税收压力大幅增加。 在最初的底价销售模式下,制药公司将一切都留给代理商来经营,这使得规避法律合规或税收风险变得非常容易。然而,随着两票制的引入,高价销售模式已经导致制药公司支付高额税款,如何抵消销售成本也面临挑战。 因此,制药公司正在寻求第三方销售外包模式,以避免政策的影响。然而,随着监管的日益严格,第三方销售外包模式也将受到未来合规性的影响。

最后,在药品生产领域,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是主线 为了实现有效的成本控制,有效的药物疗效评价至关重要。只有这样,有效的仿制药才能取代原有的研究药物,达到成本控制和有效治疗的目的 因此,随着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引入,许多质量差但价格低的不合格药品和药品公司将被淘汰。一方面,这是为了提高国内制药公司的集中度,更重要的是,这有助于成本控制工具筛选有效药物。

这场医疗改革中的医药改革不再局限于下游零售端,而是一场全方位的改革。核心是提高行业集中度,整顿药品流通秩序,为下一步精细化收费管理铺平道路。 因此,对于制药企业来说,如果原有的发展模式继续下去,未来的增长放缓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转型之路并不平坦,如何选择合适的战略来前进和后退是非常关键的。

在不断变化的市场中,战略的制定应该首先稳定一个人的基本立场,而不是混淆一个人的立场。 因此,制药企业必须认清自身的优势和劣势,退出劣势或非优势项目,稳定优势项目,然后寻求和抓住市场快速发展的趋势,发展新业务,最终带领公司有效应对挑战。

对制药公司来说,它们的优势和劣势是不同的,但可以区分外资和内资。 外资的优势在于其强大的海外研发能力,高质量药品带来的高利润和高成本,这也使其主要渠道集中在大型医院。在严格控制大型医院和分流的政策指导下,外资渠道受到严重抑制。 然而,内资企业的总体成本控制较好,因为它们的研发能力普遍较弱,而且由于仿制药,它们的利润不高。与此同时,大型医院以外的基层和零售渠道相对较强。医改分流后,内资企业的优势渠道将会增加。 然而,面对持续强有力的监管,所有制药公司都面临着未来增长放缓的挑战。降价是主要的基调。同时,今后应进行持续的成本控制,以确保企业的生存空

从以上分析来看,主要的基调是制药公司的裁员,但具体来说,就低利润业务而言,外国制药公司的撤退伴随着国内制药公司的进步。 在过去的三年里,外国制药公司大量退出低利润项目,转向国内制药公司或销售外包团队。 对外国公司来说,由于成本高,如果它们继续维持低利润项目,显然不利于它们自己的转型。 因此,无论是非处方药还是处方药,外资都在逐步退出

此外,自葛兰素史克事件以来,传统的灰色利润转移很难遵守,许多药品销售面临巨大挑战,再加上医疗保险的力量日益增强,未来对高价药品的打击将越来越大,如果一些药品没有独特的竞争优势并能获得高额利润,外国药品公司不得不退出。 退出方式主要分为向国内资本出售销售权和组建合资企业。这些都不是过去两年才出现的新事物,但它们将在2016年变得越来越密集,并在未来两年变得更加集中。

随着外国制药公司的退出,国内制药公司纷纷进入这些项目,这与国内制药公司成本相对较低以及基层渠道较广有关 随着分类诊疗的推进,特别是基本药物制度解体后,药品市场将长期低迷,这也是国内药品公司承接国外微利业务的逻辑。 然而,国内制药公司的退出主要集中在市场整合上。 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一大批实力薄弱的企业将被淘汰。在产品或渠道上具有优势的企业将在市场上更具竞争力,从而整合市场。未来的并购将大大增加,最终增加行业集中度,促进行业转型。

另一方面,外国制药公司不仅退出,而且继续在高端产品上取得进展,继续保持优势。 虽然昂贵药品的毛利很高,但由于价格过高,很难从最大的医疗保险支付者那里得到补偿,这极大地限制了其销售量的扩大。 由于医疗改革的另一个方面是提高保护范围,昂贵的药物带来了变革的机会,即降低医疗保健的价格。 2016年全国毒品谈判可以被视为这一趋势的开始。随着青岛、深圳等城市普遍推行补充医疗保险,未来医疗保险将覆盖越来越多的高端药物。 然而,随着税收健康保险的发展,商业保险对药品的覆盖面越来越广,给愿意以数量换价格的制药企业带来了机遇。

随着医疗改革的进一步推进,制药企业虽然面临巨大挑战,但仍能根据政策和市场趋势,结合自身定位,找到新的市场机遇。然而,制药公司仍然有必要增加收入和减少支出。过去残酷发展的时代已经结束。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

?
500万彩票网 广东11选5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